现在的局势明显光靠着傅报国一人

9599388官网 admin 浏览

小编:似乎,在半路上当真是化作了云彩,再也没有了半点动静! 时至今日,已经整整二十天过去了! 连西军调拨东防的军队至多再有几天时间也就能赶到铁骨关了 更早一步动身,速度绝乘

 似乎,在半路上当真是化作了云彩,再也没有了半点动静!
 
    时至今日,已经整整二十天过去了!
 
    连西军调拨东防的军队至多再有几天时间也就能赶到铁骨关了……
 
    更早一步动身,速度绝乘的云尊大人不说在东线现身,竟然连一点消息都不见,非但是天大的怪事,更是噩兆!
 
    东防打的如火如荼,惨烈到了赤地万里的地步!
 
    云尊却始终行踪渺渺……
 
    “到底出了什么事呢?怎么就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呢?连紫龙城的控灵大阵都无奈云尊,世间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制衡他呢?”
 
    秋剑寒焦灼的在军部大厅中踱来踱去。而在另一头,皇帝陛下也如同一头暴躁的雄狮一样,在踱来踱去。
 
    “究竟是怎么了?”皇帝陛下拧着眉头。
 
    这几天里,甚至已经开始有人攻讦云尊,说什么若是云尊不一意孤行,离开玉唐前往紫幽,哪里会有这等事情出现?
 
    这摆明了是个陷阱,却还要往里跳,分明就是置国家危难于不顾,实在是不当人子!
 
    对于这种言论,不仅是秋老元帅,连皇帝陛下也是勃然大怒。
 
    “亲人故旧被掳,为了国家大事就一定要无动于衷?难道是铁石心肠?”
 
    “更何况当时尚处于太平国书时期,诸国共同约定年前无战,这等太平国书昭告整个天玄大陆,谁能想到四国齐齐撕毁?!”
 
    “更别说隆冬季节,大雪封山封路,从来都是兵家休养生息之时,凭谁能够想到战事竟于此刻来临……”
 
    但,骂到最后,皇帝陛下也是一声长叹,当真实在是没有想到啊!
 
    就连自己,就连秋剑寒,冷刀吟等人,也万万想不到,太平国书居然也会被毁诺!
 
    这可是天道见证,与整个大陆气运相连的太平国书啊!
 
    那几个国君,集体都不要命吗!?
 
    喘息声粗重响起,一顶软兜抬了进来,上面,老太尉方擎天焦急的抬起半边身体:“有……有云尊的消息没?”
 
    他的眼中,全都是热切的期盼!
 
    如今命如风中残烛的老太尉,终究还是放心不下,竟直接令人将自己抬过来了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秋剑寒无声地摇头。
 
    老太尉眼中掠过失望与黯然。
 
    喃喃道:“虽说没消息就是好消息,但现在……我还是想知道云尊的下落……只要让老夫知道……云尊大人的消息!哪怕是并不赶往战场的消息……老夫就算现在闭上眼睛,也能死得瞑目了……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皇帝陛下目光冷沉:“老秋,云尊此次乃是自南疆赶往东玄的路上失去了声息……那边,尽都是绵延数万里的山脉……能够在那里让云尊出事,困住他的……”
 
    秋剑寒眼中闪过森然杀机:“只有四季楼!一定是他们!”
 
    “也唯有四季楼,才出动那种惊天动地的高手,才有可能困住现在的云尊!”
 
    “嗯,现在已经能够确定……云尊一定是出了意外,他现在一定是与四季楼的高手对上了。只是不知道……云尊是仅止于被困,还是有性命之虞!!”
 
    秋剑寒眼中掠过浓浓的担心,最后一句话,他本来不想说的!
 
    可是云尊,你到底在哪里?
 
    “重大军情!”
 
    冷刀吟一步冲了进来:“东玄方面,再次增兵八十万!分批次开拔,第一批三十万已经在路上,第二批已经集结完毕,第三批正在集结,寒山河莫非是疯了,这已经是灭国的规模了!不是他东玄此役覆灭,就是我玉唐国祚终结!”
 
    皇帝陛下与秋老元帅闻言即时色变!
 
    现在,傅报国手下纵使加上这段时间里不断派出去的援军,和自发前去的武者,满打满算也只有不到五十万兵马,就算驻防西线的那一半兵力亦赶了过到,却也只得十五万兵马的增援而已!
 
    以不超过六十五万兵马的兵力,对抗两百二十万大军?
 
    光是这份压力……便足以将任何人压得疯掉!
 
    傅报国也是人,他能够例外么?!
 
    冷刀吟大声道:“陛下,新军即将训练完毕,老臣请命,前往东防,协助傅报国,驻守铁骨关!”
 
    皇帝陛下登时沉吟起来。
 
    现在的局势明显,光靠着傅报国一人,只怕独木难支!一个人精力有限,熬也熬死了。
 
    敌人可以轮班休息,但,铁骨关主心骨却只有一个。
 
    傅报国不能休息。
 
    只要对方的后续援兵一到,恐怕就是傅报国玉碎之时!
 
    派人,派援兵,乃是必须的。
 
    在这种情况下,必须要有军方重将赶到协助!而且,这个人选的实力,威望,不能低于傅报国。
 
    这两人都是玉唐帝国军方的定海神针,一旦去到东线,将会起到莫大鼓舞之效!
 
    皇帝陛下心一横,就要答应。
 
    “慢!”秋剑寒白须飘动,沉声道:“东防那边,还是我去最为合适!”
 
    冷刀吟怒道:“难道我就不合适了?”
 
    秋剑寒道:“老冷,自家人最知自家事,我在东防一驻守就是二十年!那边的一草一木,几乎都能记得住,你向来都是在南方西方晃荡,对东线能比我更熟悉?让你说,咱俩谁去更合适?”
 
    “再退一万步说,我虽然这些年一直都在京城,但自信在东线的威望犹在,坚若磐石,牢不可摧!这等时候不用,还等什么?”
 
    “还是让你说,咱俩谁在东线更合适!”秋剑寒毫不留情,说的直白异常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lxjkpt.com/a/9599388guanwang/20180507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